国际奥委会面对俄罗斯难题的慎重抉择,既严厉制裁又手下留情

  靴子终于落地!在经由一系列调查取证、会议磋商后,国际奥委会终于做出决议,禁止俄罗斯代表团加入来岁的平昌冬奥会,但许可明净且成绩达标的俄罗斯运动员以个体表面参赛。这是一个意料之中的结果,也是国际奥委会权衡各方优点后的挑选。

  国际奥委会执委会称,这一决议是基于《施密德报告》做出的。这份报告是由瑞士原联邦主席施密德领导的一个5人小组经由长达17个月的调查取证后完成的。国际奥委会称,该报告披露了“俄罗斯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期间帮忙其运动员掩盖运用违禁药物的行动
,包括更换尿样和修改药物检测结果”。

  对如许的结论,国际奥委会或早有心思准备。早在一年多前,全国反兴奋剂机关就公布调查报告称,俄罗斯体育部门介入操纵了索契冬奥会及其余在俄罗斯举行的大赛的兴奋剂检测。面对欧美一些体育结构“应对俄罗斯片面禁赛”的呼声,国际奥委会十分慎重,长时间未做定夺,里约奥运会也最终许可俄罗斯代表团参赛。

  国际奥委会自然有苦衷。一方面,国际奥委会历来对兴奋剂持“零容忍”态度。管理机关操控反兴奋剂工作,涉及近千名运动员,如此行动
,不施以片面禁赛,难以服众。但另一方面,奥运会四年一次,实现奥林匹克大家庭的团圆
,也是国际奥委会秉承的理念。作为冰雪强国,若俄罗斯全体缺席平昌冬奥会,必将
使比赛精彩水平大打折扣,平昌冬奥会也必定成为一届不美满
的冬奥会。为了把负面影响降到最低,国际奥委会用心良苦对明净的俄罗斯运动员网开一面,使其免受牵连之苦。正如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屡次强调,要给每一名
运动员以“个体正大”,不能以“群体责任”侵害个体权柄。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几届奥运会,来自遭国际奥委会禁赛的国家(地区)的选手,都是以“独立的奥林匹克运动员”身份参赛。但国际奥委会5日的声明称,符合条件的俄罗斯运动员能够加入平昌冬奥会,无论加入团体名目还是群体名目,都将被冠以“来自俄罗斯的奥林匹克运动员”称说,他们将身穿带有这一字样的比赛服参赛。一个是“独立的奥林匹克运动员”,一个是“来自俄罗斯的奥林匹克运动员”,两相对照便知,国际奥委会对俄罗斯已是手下留情。

  但另一方面,国际奥委会对俄罗斯体育官员绝不容情——俄体育部官员被禁止出席平昌冬奥会,曾任俄罗斯体育部长的穆特科和副部长纳戈尔内赫终身不得加入奥运会,撤消索契冬奥会组委会首席执行官切尔尼申科在北京冬奥会协调委员会中的职务,搁浅俄罗斯奥委会主席茹科夫的国际奥委会委员职务。长期以来,因兴奋剂事件受罚的多是运动员,国际体坛一直有人呼吁也要严罚背地相关的官员和教练员。国际奥委会的这一处分决议堪称切中要害。

  回顾这两年,从里约奥运会前大批俄罗斯田径选手被查出运用兴奋剂,到此次索契冬奥会期间掩盖系统性运用禁药行动
被曝光,在欧美舆论一波又一波的打击下,俄罗斯的国家抽象严重受损,其中,国际政治角力的影子若有若无。不外,正所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俄方也该当深入反省:如果不是当初为争夺荣誉逼上梁山,哪来今日之辱!对全国体坛,这都是一个警示。

  在国际奥委会做出决议之前,外界普遍担心片面禁赛会引发俄罗斯抵制平昌冬奥会。截至发稿时,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发言人表示,在作出任何有关俄运动员是否加入平昌冬奥会的决议之前,俄方还需进一步分析评价国际奥委会的这份罚单。依记者之见,俄罗斯抵制的可能性并不大。一来,奥运会是运动员一生斗争的目标,抵制奥运会和剥夺运动员加入奥运会的权利同样不得人心;二来,究竟是本身做错了事,反击的底气不足;三来,平昌冬奥会后不久,俄罗斯将要在家门口举办全国杯足球赛。此时抵制了冬奥会,恐怕将为俄罗斯全国杯的顺利举办带来更大隐患。

  严峻处分已出,但体坛也不会今后太平。究竟,体育的阴暗面,过去、现在和未来都会存在,俄罗斯有违规的选手和官员,国际体坛同样涌现过阿姆斯特朗、本·约翰逊、琼斯如许的“药罐明星”和美国邮政车队群体用药的案例。重要的是,白高悬、引以为戒。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naosu-pc.com